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个人淋着大雨回家。虽然手里握着一把伞,但是丝毫也挡不住水往身上各个地方浸透。在某渣饭馆匆匆解决晚饭的时候,不经意望见一个女人:米色的竖条纹衬衫和深色的短裙,整齐的头发,雨水稍稍湿了鬓角显得垂下来的头发异常的可爱,虽然打扮比较成熟,但是脸蛋还是很loli的,眼睛还是很清澈的,身上透露出一种混合着少女与熟女交错的味道。看这标准的OL装束。大概是附近写字楼里面工作的吧,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刻意的找了个斜对角的位置坐了下来。嘛,不知道她发现没有,这边有个ws的男子在盯着她。我放慢了咀嚼的速度,虽然这极端恶劣的天气在二十分钟前让我恨不得马上飞回家洗澡然后在床上,现在却成了慢慢欣赏可爱的女性的借口。换做三年前,大概还是会鼓着勇气上前要电话号码的吧?从她端着盘子的那时候开始,我已
题目没想好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动:先文化,景观次之 对许多人而言,提起杭州,则第一反应必是闻名天下的西子湖,少有游客会想起去运河边驻足一番。也许平湖那十里秋月,才会让人觉得思绪万千惆怅满怀;那条看上去呆板而且两岸没有足以称道的景观的河流,实在无法与良辰美景或者烟花江南扯上任何关系,一眼望去,满是单薄,污染,不登大雅之堂的味道。其实,这让人想起梁思成的一句话:此事无关雅俗,但凭心境尔。西湖是停顿的,喧嚣的,张扬的,华丽的,运河却是流动的,静寂的,内敛的,朴实的。 当然,如果稍有境界一点,则根本不必将它与西湖一比高下,也毋庸将它拿出来做景观靶子进行褒贬。自它作为来往通衢修建的那天起,已经像植入母体的血管,完全融入了这个城市,融入了整个江南和整个华夏之邦。赏运河,与其观景,不若观神。
蒋村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这个地方叫蒋村。杭州典型的城中村,虽然比起广州深圳来还是小巫见大巫,但是它却是长三角的一个典型区域。房子都是农民自建房,有的还翻修过,价格相对于杭州高不可攀的楼价来,便宜的一塌糊涂。住这里的人,除了这些房东,几乎清一色外来人口。职业分类五花八门,其中有刚毕业或者没毕业的学生,建筑工人,水果摊贩,餐馆老板,卖菜的,修车的,还有游手好闲的混混,不法商家,洗头店按摩房的小姐。刚来的第一天,房东问我有没暂住证,我说我是本地户口。老太太小心翼翼的说如果遇到查夜的,就说今天刚来。首先看我的居室,一个月房租500,网络费30,水费10块,电费抄表。 [1]脏是肯定的。外面阳台的地上好多小强的尸体,都是从房东老太太搭的破棚子里面爬进来的,虽然每天都在打药,依然熙熙攘攘。 阳台外的风景,我隔
2007年要做的事情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好好的把LINUX和JAVA都搞定一、让Arco-Lantern的足迹走到海外去一、日语一级无论如何都要去考,还要考过一、英语中级口译要通过
Happy new year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2007年来了,2006走了,这辈子也再也没有2006了。如果上天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想再过一次2006。
最近中央2台在放大国崛起,我一口气下了全部。其实作为一个documentary爱好者,以前看得最多的是NHK的系列。日本人虽然讨厌,但是做记录片还是很用心的。这次看到中央台也做了个类似的系列,而且做的水准还不错(虽然还是和我心目中的完美标准有差距),唯一的遗憾是不够清晰。如果有高清数字格式的话,铁定要收藏的。就谈谈最熟悉的日本好了,这个系列里面有一集《百年维新》。由于之前受新撰组之类野史的影响,以前其实接触的更多的是佩里黑船到幕府倒台(1853-1868)中间的历史,准确的说,这一段历史如同一款KOEI的游戏名字一样:维新之岚,而已。真正的明治维新还是1868年以后的事情,所熟知的桂小五郎,西乡隆盛等倒幕先锋的光辉开始被大久保利通,伊藤博文等治世者所掩盖。长州毛利,萨摩岛津,土佐山内,肥前锅岛这些倒
那年的情书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首先说明,标题是乱取的。最近老烦闷,晚上2点睡觉5点才能睡着,心里总是慌慌的像吃了屎一样。不知道有什么危险的影子在我阴暗的心理不停的扭动。比如动物原始的感知危机的本能,吃错了药一样在不该的时候涌现出来,烦死了,他妈的。齐博士的那该死的号称斥若干百万美元巨资购入的GDS先进固结仪器就像一个垂死的老头一般不停的在半夜呻吟,吵死了,他妈的。我的DOW啊我的DOW,我为了yy了这么多天,总算快有结果了,我不想去韩国也不想去香港,我想坐在上海震旦大厦的DOW明亮的办公室里过日子。一转眼都离家出来游荡了半年了,无聊的地方无聊的人无聊的日子。解脱,解脱,解下裤带脱掉小KK,睡觉。我突然发现从小我就缺乏安全感,比如想起小时候画的一些涂鸦,比如一个将军喜欢坐在中军大帐里呼呼大睡而帐外围满了守夜的士兵
德川家的人们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日本战国,有一个很经典的关于家康公的故事。有人问织田信长:杜鹃不啼,该如何?信长公说:不啼杀之。问丰臣秀吉,秀吉公说:不啼使它啼。再问德川家康,家康公答曰:不啼等它啼。这个故事精妙的地方在于以一个问题刻画了三个天下人的性格。抱着武力征服一切信念的信长,精于玩弄他人于鼓掌之间的秀吉,和忍耐决定一切的家康,最后还是竟然还是德川家的天下。姑且不论三个人谁的才华更加出众,谁的野心更加疯狂,德川家康公取得霸权靠的其实就是这两个法宝,第一是忍,第二是活的长。活的长其实也是忍耐的一种,所以说老乌龟是日本第一忍者真的不过分。很多人喜欢英姿飒爽的上杉谦信,喜欢文韬武略的武田信玄,喜欢织田信长羽柴秀吉,甚至喜欢竹中半兵卫黑田如水,可是喜欢德川家康的却很少。原因总结为猥琐。所谓猥
老子要骂人,真的无所谓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直以来,本人都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在一个团队里拼命的往领导者和协调者的角色钻。也能说这是虚荣心在作怪,尽管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还是性格使然,一个和谐的团队会让我更有使命感和成就感,尤其是我所认为的由本来就是朋友组成团队,我认为那会充满情感的氛围中进行和谐的对话和充满相互的信任。可惜,我错了。我的领导方式可能存在问题,我执信leader应该信任而且被信任,然而事实上每个人在利益面前都有着自己的选择,也有着自己各自对感情的看法。与某人交往三年,我一直相信我们团队里充满了各种性格的人是好事,虽然平时因为管理事务等等常常冲突,甚至大动肝火。但是事后总是觉得其实这也不错,大家坦诚的提出各自的想法,不论正确与否,它都代表了来自另外一个角度的一种观点。然而这次,我又错了。
YOUTH NEVER DIE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生命不止,青春不死,爱不止息,嗷嗷嗷嗷…… -_-b

enki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